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焰的博客

尚孚创业园

 
 
 

日志

 
 

“保和堂杯”首届“四大怀药”主题全国小小说大赛作品《薄老太爷的秘密》获得二等奖  

2016-11-04 01:25:59|  分类: 宁静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薄老太爷的秘密》“保和堂杯”首届“四大怀药”主题全国小小说大赛作品《薄老太爷的秘密》获得二等奖 - 火焰 - 火焰的博客

 

    薄老太爷走完了他漫长的一生,连同他一辈子的秘密,一同回归天国去了。

    说起薄老太爷一生的秘密,那还得从五十年前说起。

 公元一九六六年,举国上下破四旧的热潮正如火如荼,五十多岁,家住巩县南河渡的薄老太爷经过了几日的厌食之后,渐渐地有些不支,以致卧床,眼看就有些不久人世的意思。虽说请了三乡五里的医生,只是谁也看不透生了什么病。一家人只好做出最坏的打算,到县城买来一套灰色中山装,准备了老太爷的后事。要说破四旧也真是有点好处,以前为老人准备后事,要买花花绿绿长袍大褂的送老衣,一破四旧这些东东都不需要了,最庄严肃穆的就属中山装了。起码便宜又省事。眼看这一切操办齐全,不料这一天老太爷竟然睁开眼睛,对着一直拉着他手的拴子说:儿啊,想不想治好爹的病?儿子立马声泪俱下:爹呀,咋不想?可是请了好多医生,都不知道你得了啥病呀”。老太爷歇了一会说:你到神堤黄河渡口,过黄河,直往北走,到温县保和堂老药店,进去就说,三十年前老掌柜跟班的小祥子病了,不吃不喝,请他们抓服药,给爹治病,兴许你爹还能活上几年。只要是老人儿,他们就知道。

    拴子听了爹的话,来不及吃东西,就向黄河边走去,过了黄河,一眼望不到边的玉米地,拴子顺着地边小路一直向北走,不觉日近午时,肚子竟然咕咕叫起来,栓子看看也没个人影,顺手掰了几穗刚冒嫩泡的玉米,边走边啃。将近下班时分终于走到了温县城,找到了药店,药店正准备打烊。俩梳着短辫子的女子已经走出柜台,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还在柜台里头。一见来人,问啥事。栓子赶紧说了他爹教他的话。两位姑娘也不知道什么老掌柜小跟班。柜台里头那汉子听到情况走了过来,一听才明白,赶紧给已经走出门外的稍大点的姑娘说,这是我家爷爷旧时熟人,远道而来,看来得抓点药给他。那姑娘大约是这个药店领导,随口说:毛主席说: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不管远近,你给他抓就是了。说着两人斯跟着离开药店,下班去了。这汉子问明情况,就说,跟我来,二人走到后院厢房,说你在这等着,我给你爹抓药,也不说叫你在这吃饭了,怕你爹等不及。接着他在那里抓了药,捣鼓了一阵子,叫了一声他儿子,你到上房拿两个蒸馍过来。不一会他的儿子就拿了两个黄灿灿的玉米发面蒸馍过来,那汉子包了四包药,上头一包最小,告诉栓子,这一包小的,你回去放在砂锅里慢慢煎成糊糊状,用小勺往你爹嘴里抿,两天要是能吃下这一副,你爹大概就有救了。你拿着这些药和这俩蒸馍就走吧,到黄河沿多喊一会儿,兴许有人把你渡过去。到家赶快煎药给你爹吃。栓子拿了药和蒸馍,千恩万谢原路返回。没走多远,只见给他拿蒸馍的小伙子骑着自行车来到面前,说上房老爷听见了,叫我骑车送送。一路无话,到得河边,滚滚大河,一片漆黑,喊了几声,不见回音。正遇到打鱼人离北岸不远,跟人家说明缘由,打鱼人正是神北姓巴的老汉。立马靠岸,就用小渔船把栓子渡了过来。

到家已是午夜,顾不得一切,先看看老爹还是那样游丝一样的气息。赶紧煎药,约莫一个钟头,煎成了糊糊状,嘴吹扇扇,等药稍微凉些,拿起小勺往爹嘴里喂。可是牙关紧闭,药糊糊咋也喂不进。栓子急的不行,跟爹唠叨,爹呀,儿子跑了百十里,就是你说的那家药店,把药给取回来了,人家说这可是四大怀药都用上了,只要你吃了这一副,就能好啊。老祥子似乎听到了,眼皮一动一动。嘴唇微微开一点缝,栓子一点一点喂了几勺,又过一个时辰,老爷子眼睛扑闪扑闪眨巴着。说:栓啊。你爹有救了。栓子要再喂一点,老爷子说不用了,剩下的慢慢吃。两天吃完了头副药,就能扶着坐起来。喝点小米粥。又吃了两副,就能下地走走。大家看着真是高兴。却不知道老爷子咋知道保和堂有这救命药方。后来老爷子只给小孙子说过怀药的事情,连栓子也不大清楚。

    原来,老太爷少年丧父丧母,成了孤儿,全靠乡邻周全长大,跟了本村船家撑船,风里来雨里去,过着水上漂泊的日子。待到十七八岁,乡邻攒托着给他娶了媳妇,生了儿子,就是现在的栓子。不料栓子不满周岁,老爷子随船一去不回,留下孤儿寡母,仍是靠乡亲邻居接济,待得抗战胜利,四八年巩县解放,祥子不知从哪里回到了久别的家乡,分了土地房子。从此就在家里劳动。他在外头这许多年的情形不论谁问他也不说。只是这一病,才知道他跟保和堂的老掌柜干过。

 至于后来他带着孙子游水,常常给孙子讲一些病理药理和做人的道理,再后来孙子考上医科大学,成了博士教授,再后来这博士教授结识了保和堂的后人成就了天大的事业,那都是后话。

老祥子成了老太爷,一百多岁归了天,他的儿子栓子至今也到了耄耋之年,虽说对他爹的事知道很少。只是多少年了,隔个一年半载,总免不了到保和堂走走。

 

 

薄老太爷的秘密之二

    医学院的薄教授,不论工作多忙,每年的清明、十月一,都会挤时间回到巩义南河渡的老家,为最为疼爱他的薄老太爷上坟扫墓,见见家乡的父老乡亲。每逢他一回去,就会有一些乡亲找上门来求医治病,他总是极其和气认真的为家乡父老诊脉看病,分文不收。天长日久,人们从他的闲谈中,对薄老太爷的秘密慢慢地也就知道了一些。

    那年薄老太爷随船一去不回,原来是在装满粮食的大船回来的路上,遇到日本鬼子的飞机撂炸弹,一下子把船炸沉,当时站在船头望水的薄老太爷自然也和全船人一样落入水中,其他的情况什么都不知道了。当薄老太爷醒来的时候,是躺在一家人的房子里。那家人正往他嘴里抿糊糊,他慢慢睁开眼睛,人生地不熟,很是惊讶,只见身边几个人嘴里好像都在说话,只是自己一点也听不到。给他嘴里抿糊糊的人大约四十来岁,见他醒来,好像啥也听不到,就给他头上脸上到处的揉来揉去。渐渐地他听到了人的声音。大家都是在为他惊喜,问他这问他那。当然会问他是哪里人,他听到了,慢慢在想到底经历了什么。想起来以后,他问这家人,他的一个船上的船家和伙计都到哪里去了。四十来岁的那人告诉他,自己从外面办事回来,经过黄河,发现他在河边沙滩上,嘴里鼻子里都是沙子,只是还有一点活人的气色。于是就把他背了回来,给他清洗了身上的伤口,敷上药,尽心调治了五六天,不曾想果然醒过来了。当时并没有发现还有其他人。从谈话中他知道了这家是开药房的,叫做保和堂,这人就是药房的大掌柜。人家几次问他是哪里人,他只是流泪,却不说。那时他心里想,一船人大概都死了,就剩自己。若说出家乡,人家把自己送回来,自己怎么去面对那些死去的同伴的家人呢。于是只说记不清了。每天煎药调理,慢慢的身体恢复好了,大掌柜问他今后怎么办,他问:能不能在你们店里做点杂活,啥也不要,能管口饭吃也就中了,也算是报答救您的命之恩吧。掌柜的也没办法,只好把他留下,后来掌柜的看他精明能干,决定让他跟着自己山南海北各地采购药材什么的。保和堂地处怀庆府,那里有著名的山药、菊花、地黄、牛膝等四大怀药,保和堂以四大怀药为基础,搭配全国各地名药和历代祖传的药方,为天下人治病,名声远扬。所以他跟着老掌柜走南闯北,长了不少见识,同时老掌柜言传身教,几乎把全部的辨认、炮制、药效药理以及很多的祖传方子都教给了他。这样奔波的两三年中,他与老掌柜目睹了日本鬼子的滔天罪行,他俩也是几度死里逃生。听说太行山里有共产党的抗日队伍,是专门打日本鬼子的,薄老太爷就有了去找八路军打鬼子的念头,只是不好跟自己的救命恩人辞别。老掌柜看他多日神不守舍,问他缘由,他憋不住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老掌柜。老掌柜一听,喜出望外,说我这真没有看错你啊,果然是一个有血性的汉子,你就去吧,到那里好好干,多打鬼子为咱老百姓除害。就这样,薄老太爷带着老掌柜一家的厚望出发了。

    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八路军,跟着八路痛痛快快的打了好多仗,流过血,受过伤,受伤住医院的时候,看到了八路军医院简陋而缺医少药的局面,就毛遂自荐,帮医院为病号擦屎刮尿,看病疗伤,渐渐就有些手到病除的样子。这样被医院看中,留了下来。从那时起,成了一名很好的医生,他利用自己跟着保和堂老掌柜学到的知识,为八路军医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使无数的伤病员健康痊愈,重返战场。因此,部队还提拔他当上了副院长。

至于后来怎么又脱离了八路军,离开了医院,这又是后话了。

 

 

 薄老太爷的秘密之三

薄老太爷在八路军医院干得有声有色,可是医院缺医少药的局面仍然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他告诉首长,自己曾经在保和堂采购药材,了解大部分的药材产地和集散地,如果需要,自己可以亲自去为部队采购。医院经过了解研究,并报告上级部门首长,同意派他采购药材,并为他配备了两个勤务兵。就在抗战即将胜利,最后一次执行采购的时候,却出了一件天大的事情。这件事情,弄的薄老太爷几十年都没法说得清楚,从此就没有再回到八路军里去。这成了老太爷一生的隐痛。

事情是这样的。

在八路军医院担任采购期间,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采购了医院急需的药品。很多时候,城市的药店被日本鬼子控制,很难接近,尤其是大批量的采购,更是困难重重。他就根据自己当年认识的一切关系,想方设法完成任务。有时甚至跑到山里,找到那些刨药材的人,叫他们互相联系,把药材直接卖给他。这些人知道他是八路军。连价钱都不讲,有时候带的款不够,他就给人家打个条子。采药的人连条子都不要,关系很是融洽。因为他所在部队就在太行山里,距离温县的保和堂并不非常远,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到保和堂去进药。老掌柜更是大力支持,常常不拿钱就叫把药拿走。但是八路军有纪律,没钱的时候坚决要给保和堂打个条子。一来二去,就欠了保和堂很多的钱。就在抗战最后阶段,太行山八路军打下一座大城市,得到不少补给。八路军首先考虑偿还欠百姓的钱粮。这样一来,委托薄老太爷带上银元,去还保和堂的欠款。那时候,日本鬼子只是龟缩在城市里,轻易不敢出来扫荡,日子看起来是有些平静了。因此,这次行动,他所带的两个勤务兵其中一个姓张的,就开始有些动摇,想回老家种地养家。看到这次带了这么多银元,动了坏心眼,一路就闪烁其词地和薄老太爷商量。薄老太爷看出了他的主意,狠狠地训了他一顿,并把它身上带的银元也要了过来,自己带着。谁知道受了批评后,他不思悔改,更加打定主意要跑。看着这些白花花的银元,“这要是弄回去,能置多少地,盖多少房子啊”。一路动着心眼,不觉将近走到温县的时候,天下起了雨,只好到路边一所空房子里休息一下。这时候,薄老太爷派另一个姓李的勤务兵出去打听情况。姓张的勤务兵觉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再次给薄老太爷商量,薄老太爷十分愤怒,又把他狠狠教训了一顿。谁知他竟然拿出枪来,照着老太爷胸前就是一枪,老太爷应声倒地,他不顾一切搜出了老太爷身上的银元,扬长而去。正在这时候,姓李的勤务兵听到枪声,赶快跑回来,正好和急着出门的张撞了个满怀,问他怎么了,他说你去问副院长吧,就夺门而出跑了。小李到得屋里,没看到副院长,一找,看到浑身是血的副院长躺在角落里,上去喊了几声,也没有动静,一看,已经没气了。知道发生大事了。掏出枪追了出去,边追边喊,姓张的已经跑出了很远,不知道追了多久。这时候,温县保和堂的老掌柜带着一个小伙计,赶着牛车,正好路过这里,看见这个房子里跑出一个提着枪的年轻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停下车,走到屋里看看,这一看不打紧,原来自己的小徒弟躺在了血泊中,老掌柜摸摸鼻子没气了,又在胸口上听听,觉得还有一丝希望,就和小伙计一起把他抬到牛车上,拉回了保和堂。这一次可了不得,子弹打穿了他的身体,就从心脏边上穿了过去。老掌柜仔细的为他检查,小心翼翼地处理了伤口,慢慢调养,经过了一个多月,方才好起来。待到行动方便的时候,日本鬼子投降了,再到太行山找部队,已经找不到了。回想起这个事情,没有完成任务,还丢了银元,真是没法向组织交代。但是他一直没有停止找部队,没有停止寻找两个勤务兵的事情。到解放战争爆发,部队调换频繁,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找到原来的部队了。

 

 薄老太爷的秘密之四

    转眼到了1948年,郑州解放、洛阳解放、巩县解放,河南大部分地区都得到了解放。他才声泪俱下地给老掌柜说明了自己的家乡就在黄河南岸的巩县南河渡,家里当时还有妻子和不到一岁的儿子,多少年了,梦里都想见到他们啊。老掌柜听他一说,马上催他赶紧回家看看,若是家人都在,就安心在家团圆,什么时间想回来,保和堂永远是你的家。就这样,在解放初期,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好在老婆孩子都在,儿子都长成半大小子了。接着土改又给他们分了土地和房子,自此就安心在家种地。只是瞅个机会,还是不断地到黄河北边去看看老掌柜。特别是六十年代初,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还多次得到保和堂的接济。这些,连他的家人都不清楚。有人会说,来回渡黄河难道没人知道吗?这还真是没人知道。他从小撑船,水性极好。往来渡黄河,从来没有花钱坐过船,都是手拿衣服游过来游过去。家里人只知道隔一段时间就一两天不见他,回来问到哪里去了他也从来不说。所以在人们心中,他就是一个神秘的人。

    就在他那次大病,不得已说出了保和堂,并取回了保和堂的药,治好了自己的病,家人和乡亲才知道他在保和堂干过。

    病好以后,看到全国红卫兵大串联,接着就到处闹哄哄的,慢慢的有了造反派,闹得天昏地暗。他心想,自己也该弄清楚当初那个姓张的勤务兵的情况了,只有弄清楚他的情况,自己才有可能对组织、也对自己有个交代。于是他凭着记忆,找到了姓张的家乡。谁知一打听,这姓张的现在可不得了,正是当地造反派头头,每天牛哄哄的,抓这个斗那个,好像阎王爷说斗谁就斗谁。最近正和武装部的李部长过不去,斗得死去活来。这样一来,他也不敢贸然去找姓张的。听说这天正要开批斗会,还是斗那个武装部长。薄老太爷就打算亲自去看看。来到会场,这一看不打紧,可把老太爷吓坏了。原来跪在台子中间八仙桌子上的,正是当年的勤务兵小李。周围围着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那个拳打脚踢招招索命的,正是他要找的姓张的勤务兵。正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只听跪在桌子上的李部长一声嚎叫:姓张的才是阶级敌人,是叛徒啊!喊罢,从桌子上跳起来,一头撞下,正好撞在姓张的胸口上,一同落在台子底下,会场上顿时乱作一团,后面的人们拥着往前挤,要看个究竟,谁知后浪推前浪,一下子把他两个都踩在脚下,慢慢平静以后一看,这两个人居然都已经没气了。

    老太爷后来才了解这武装部长小李,找到部队后,英勇作战,屡立战功,一直打到新疆解放才回到家乡,当上了干部。文革开始后,尤其造反派起来以后,听说了大名鼎鼎的张司令,原来是他曾经的战友,背叛部队打死领导跑回来,自己在追赶过程中还被他打了一枪的张戊己。他怒从心底起,决心要惩办这个坏蛋。可是文革时期,他也没有其他办法,就写了材料交到公安机关。当他交了材料后,公安机关也瘫痪了,自己也被张戊己认出,眼看着就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他就用了最后的力气,在斗争会上撞死了这个叛徒张戊己,自己也与他同归于尽了。

这些清楚的情况,也是薄老太爷在很多年后才弄清楚的。当这些情况弄清楚的时候,老太爷的身份自然也清楚了,原来他是抗战老战士,老英雄,组织调查了温县保和堂,查阅有关档案,确认了他的身份,要给他名誉,可是他向组织要求,坚决不要任何待遇,不要公开这些秘密,甘愿像很多退伍转业的老兵一样,让他平静地安度晚年就是最好的。所以,薄老太爷最后的时光是安静的,幸福的,无牵无挂的。这些事他也是在最后的时光,跟着当教授的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给孙子说过。并一再交代,任何时候,绝不向组织要求什么。唯一的就是常回家看看,常到保和堂走走,说,那里有自己的起死回生的身世和天高地厚的恩情及无穷无尽的医学知识。

    后来教授与保和堂合作,尽心尽力,干出了天大的事业,也许就是为了告慰薄老太爷的初心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