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焰的博客

尚孚创业园

 
 
 

日志

 
 

喜鹊世家  

2018-05-27 01:52:36|  分类: 宁静时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鹊世家
文/火焰
      在旧居的二门里面,有一株足有五丈高的老榆树。又粗又高的老榆树,树冠自然很大,枝枝桠桠多不胜数,足以覆盖半个四合院落。
    起初,有两只喜鹊在树上筑了一个简易的巢。它们生儿育女,慢慢的子孙旺盛,鹊口众多。于是老巢不断加固,又在上面起了一个二层楼、三层楼。        那时候农村还没有二层楼房,更没有三层楼,而且好像什么都缺少,就连烧火的柴火都是欠缺的。看着喜鹊住上小洋楼,引起不少人的羡慕嫉妒恨。        也许不是什么嫉妒恨,而是物资短缺的原因吧。所谓树大招风,你喜鹊筑了那么大一个巢,得用多少枝枝梢梢的柴火呀。结果就有人动起了戳掉喜鹊窝弄柴火的念头。
    记得当时比我大几岁的一个小伙子,暂时隐去他的大名,就叫他阿三吧。他腰间插了一把破砍刀爬了上去。当他就要接近喜鹊窝的时候,喜鹊发现不妙,喳喳叫了起来,一下子引来了它们的子孙,大约有十几只的样子,一起向这个阿三围了过来,一次次的向他发起攻击。只见阿三一只胳膊拦着树枝,一手拿着破砍刀来回挥舞。但是喜鹊非常灵活,怎么也砍不到它们,却被勇敢地喜鹊啄了几口。最后,喜鹊以一场家园保卫战的胜利——把阿三赶下树来,而宣告结束。喳喳的叫着,一副得意的模样。
    阿三以失败告终,但缺柴火的人还是不肯放弃,阿四阿五直到阿七们,都曾上去。其中一次竟然拆掉了半个小洋楼,当然人也受了不少攻击,几乎伤痕累累,眼睛也差点被啄。
    再后来,日子越来越好了,戳喜鹊窝的事情很少发生了。喜鹊们在这棵大榆树上安生的繁衍生息,喜鹊的家族越来越大,一座座小洋楼接连兴建起来,那棵大榆树的所有能够支撑喜鹊窝的枝桠上都建满了,简直成了一座相互贯通的鹊巢城堡,一个建筑学教研基地,一道靓丽的风景。
    俗话说,人多嘴杂,堡垒最容易在内部攻破,还有什么祸起萧墙什么的。
    时间长了,小洋楼之间经常会看到纷乱的扑打和急切的喳喳声,好像他们在争吵什么。
    但是农闲的时候,我们邻家有一位五十来岁就已白发苍苍的老人,听说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他经常坐在自家的平台上看喜鹊喳喳,很享受的样子。
    我曾好奇地问他喜鹊的喳喳是不是在吵架啊?他告诉我,喜鹊确实经常吵架。他从长时间的观察中,得出了经验,好像听懂了鸟语一样。
    他说,起初建立第一个巢的那对老喜鹊,寿命很长,一直还活着。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在当家做主,制定了一整套的规则。开始是后辈们互相之间因为一些利益在争吵,后来竟然弄到要到老喜鹊那里评理,意欲讨个说法。这时候的老喜鹊早已让贤,一心一意要安度晚年,追求着养生术什么的。那些后辈找上门来,老喜鹊真的不愿意出门,只是在它简朴破旧的老窝里,静静地听着它们所有的议论。有的说自己对这个喜鹊的家族做过这样那样的贡献,有的说在建筑哪座巢穴的时候,自己衔来多少树枝,又衔来多少动物毛绒,因此还被老牛的尾巴打的浑身疼痛,落下了一身的毛病。有的已经相当老了的喜鹊也参加进来,说起与阿三阿四们之间的那些战争,简直个个都是战功赫赫的英雄。然而共同的要求就是:现在家大业大,是该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候了。可是我们这里太不公平,应该怎么怎么才能体现鹊族的正义。还有根有据的说东边的乌鸦都如何如何论功行赏,西边的秃鹰都如何如何吃香喝辣。就连屋檐下的麻雀、远处的斑鸠也比鹊族自由自在的多。
    争吵愈演愈烈,简直不可调和。眼看着就要分崩离析,这棵大树上,就要分裂的七零八落。老喜鹊艰难的出门,叫来了几个也很老了的喜鹊。大约是它的第一代子女吧。老喜鹊挨个的啄了它们几下,接下来发出了令人震撼的演说。
    起初在这里建造了简易的窝窝的时候,还没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就有你们看到的那些斑鸠,纠集成一群,趁我们不在,强行占取了那个窝窝。当时我们形单影只,一切的道理都不止一遍的说过。可是它们不听,占着窝窝一步也不退让。并且打破了窝内的鹊蛋,弄死了即将出壳的小喜鹊。我和你们的老祖母再也不能忍受,我们一起冲进去,和它们进行了激烈的肉搏。这些你们知道吗?还有就是你们说的秃鹰,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它们趁我们出去捕食的时候,还有就是趁我们的小喜鹊练习飞行的时候,多次进来,杀害并生吞过几窝小喜鹊。后来我们慢慢的发展起来,窝窝相通,兵强马壮,统一号令,集体行动,让它们遭受几次重大挫折后,它们才不敢再来侵略。可是它们没有忘记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它们诡计多端,花样百出,采用各个战略战术,要在你们身上得到它们想要的结果。好像近来和你们交上朋友了,是这样的吗?是它们给你们出谋划策,让你们在这里胡闹的吧?他们鼓动着你们的不知足的劣根性,让你们的私欲急剧膨胀起来,直到闹得妻离子散,鹊亡家破,它们才好趁火打劫,各个击破,你们明白吗?!
    话说到此,老喜鹊已经气得浑身发抖。还是有几只在那里低声议论,说什么一律平等的屁话。老喜鹊不再理会,心想,难道只有大难临头,你们才会觉悟起来吗?那时候,一切的一切都太晚了啊。但是,大多数都似乎明白了。自己当了自己仇敌的工具,做着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还自以为得意,惭愧的无地自容,各自回到了各自的窝窝。
    老榆树还在那里经受着风雨的洗礼,老人还在观察揣摩,西边山头上,听的见秃鹰发出凄厉的、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长鸣。
    欲知喜鹊世家后事,还得白发老翁慢慢演说。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